快捷搜索:  as  as) and 1=2 (

【黄金】央行年会鸽鹰不明 金价起飞尚待时日

8月24日,在美国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了美联储关于通胀和加息的相关声明,鲍威尔称美联储稳步加息是保障美国经济复苏、就业尽可能强劲增长以及通胀处于掌控的最佳方式,美国经济强劲,通胀接近2%的目标,大多数有意求职者都能找到工作,若薪资和就业增长继续强劲,可能适合进一步加息;有很好的理由预计美国经济将继续表现强劲,似乎并没有迹象表明经济过热的风险上升,循序渐进的加息能避免加息过慢和过快;美联储没有看到通胀加速超过2%的明显信号,与之前一样,国内外存在风险;一旦通胀预期发生变化或者出现危机的威胁,他对美联储将竭尽所能行动有信心。外围媒体将其解读为偏鸽信号,美元下挫至95一线,国际黄金价格当日跳涨1.9%或20美元/盎司连续突破1200、1210两道关口,但我们对于鲍威尔讲话是否真正偏鸽表示质疑态度。

  从影响力和参与度来看,此轮央行年会跟多类似于央行间的学术讨论会,并没有强制参加的机制,更多是美联储对外的关于政策走向的重要窗口,在此轮讨论会中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并未有出现,尤其是黑田东彦是在2013年以后首次未参加全球年会,和中国一样派出了欧日均派出了央行副行长参加会议。因而在实际的影响力和宣传口径上,此轮央行年会中美联储一家独大,备受关注的欧日态度并未有表现,若论鹰派鸽派必有对照以便衬托,从影响力和参与度的角度看很难界定是鹰是鸽。

  从通胀的角度来看,美联储的通胀主驱动更多源于年内油价的爆发式上涨,从美国经济通胀核算口径上看,能源板块占通胀核算的比重不足20%,在目前国际原油供需和地缘政治的综合考量下国际油价的总体上涨空间极为有限,即对通胀的带动环比将逐步下挫,实际上美国的房价及出租才是通胀核算的大头,总占比为43%,在过去数个月间美国的房地产整体走势并不理想,即收入增长的却未带动消费向相关产业转移。目前美国的PCE达2.8%,核心PCE2.4%,并预计城下下滑的态势,并未出现恶性通胀的可能,因而鲍威尔关于通胀的描述是合理的且基于事实的。

  从就业和经济增长的角度看,我们认为鲍威尔对于就业的描述有些过于谨慎,目前不止大多数有意求职者能找到工作,而且存在不少为寻求更高薪水而主动失业的,美国工作岗位缺口和待业人数差值较大,从供需角度上已经超额完成充分就业目标,20%以上的美国就业人口承担着兼职工作以获得更多的劳动报酬,而就业结构才是真正要考虑的主要矛盾,普通白领阶层的就业窗口正更多被低端就业人口挤占,过度的兼职也拉低了整体的薪资增长预期,但从整体大环境下在全球市场中仍表现为鹤立鸡群。经济增长口径下,由于美国率先发布逆全球化攻势,并率先进行推出量化宽松的市场环境,目前资本流入美国的速度仍然是较快的,这一经济增长优势预计至少持续到2018年年末,主要看新兴经济体什么时候能够重新站稳脚跟,经济整体呈现出一定程度的过热,在这个层面角度考虑渐进式加息提速是有经济基础的。

  从特朗普和鲍威尔的意图上,我始终认为特朗普和鲍威尔是脾气相投的好伙伴而非立场上的敌人,这与当前市场的关于“特朗普施压美联储”的态度相违背,实际上无论是特朗普或是鲍威尔均是希望通过加息进程来增大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经济的领先地位,但目前的整体环境来看无论东亚、欧盟、中东等地区均很难对美国经济的相对优势地位产生挑战,因而并不需要加速加息来增大资本内流的吸引力,但是在前期过度的宣传口径下本年度9月和12月份的加息仍是大概率事件,否则将造成资本超预期外流,但可以考虑降低明年上半年的加息预期,即存在一定的可能令明年上半年不加息来令市场相对平稳,鲍威尔则可借机推行金融企业加杠杆的立场。因而我们认为此轮的表态或是为2019年加息的放缓做铺垫,但并不影响短期的加息预期。

  回归金价上,我们认为此轮金价的上涨有超跌的反弹发力,但也有对美联储决策意图理解不深导致的盲目,虽然在特朗普私人律师科恩认罪后特朗普陷入信任危机而令美元涨势放缓,但在美国经济的支撑下美元在中长期仍处于大的上涨浪中,尤其是9月加息临近市场的整体反馈却没有跟上的当下,黄金重返1210美元/盎司或有高估的嫌疑,预计在美元颓势放缓后9月加息前黄金仍有一轮杀跌,在下旬的加息日过后黄金才可迎接真正的反弹曙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